车评网|驭动汽车
车评首页 > 文化 > 经典车 > 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车评网|驭动汽车 编辑:赵子腾 类型:经典车 2020-01-10 10:26
  2019年的结尾,大众悄悄发布了一条甲壳虫的短片,这一次,真的再见了。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  

    其实早在去年的7月份,当大众甲壳虫的最后一条生产线从墨西哥停产的时候开始,这辆跨越半个世纪的经典车系便已经在向我们说再见了,当大众为它制作的这部名为《The Last Mile》的短片播出时,也代表着大众对它最好的祝福。

 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 

    甲壳虫的诞生也要追溯到二战前的德国了,当时希特勒想要打造一辆让每个德国家庭都能买得起的汽车,并且这辆汽车还要能坐下两名成人与三名儿童,最高时速需要达到100km/h,售价也要控制在1000马克内。最终,在费迪南德·保时捷的设计下,甲壳虫诞生了,其实一开始,第一代甲壳虫并不叫甲壳虫,而是被称作“KdF- Wagen”,当它出现在一本美国的杂志中,美国人觉得它像一只可爱的小甲壳虫,所以才有了后来这个称号。

 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 

     当甲壳虫刚刚进入美国市场的时候,甲壳虫的销量并不理想,甚至一年只卖出了两台,但是当大众为甲壳虫创造了“Think Small”这一充满反差性的广告语时,美国人被它所吸引了,甲壳虫的销量也一路攀升,“Think Small”这一广告语还被评为世纪最佳广告策划100例中的第1位。

 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 

     提到美国文化,上世纪60年代所盛行的嬉皮士文化也是近代美国文化的标志这一,嬉皮士们其实是一群充满“爱与和平”理想的年轻群体,他们用他们的精神来对抗当时社会的价值观,他们怀念原始的群居生活,向往着心灵中的乌托邦,我们总能看见嬉皮士在头上插着象征爱与和平的花朵,手中拿着反战的旗帜。

 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 

    甲壳虫所崇尚的与众不同自然也成为了嬉皮士们的喜爱,况且它的价格还很低廉,如果你经常看美国电影的话,会发现有嬉皮士出现的镜头总会伴随着一辆画满图案的甲壳虫。在1967年嬉皮士们举办的“爱之夏”活动上,数十万人聚集在美国西海岸旧金山的海特阿什伯里区,甲壳虫也遍布在大街小巷。

 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 

    回过头来再看《The Last Mile》,影片讲述了一个小男孩从牙牙学语到初为人父,再到慢慢变老,父亲的那辆的甲壳虫一直陪伴在他身边,见证了他的一生。当曾经的小男孩变成一位拄拐的老年人时,甲壳虫却慢慢远去。

 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 

    它独自驶向了一条名为The Last Mile的公路,当它来到街道,无数的人群在挥手向他告别。

 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 

    父亲肩膀上的小男孩举着“Think Small”的标语,嬉皮士手中也拿着反战的标志挥手向它致敬。

 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 

    街边还站着登月的宇航员以及拍照的安迪·沃霍尔,他们都是一个时代的标志。

 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  

    最终,甲壳虫驶离了人群化茧成蝶,只留下了后视镜中挥手告别的人群。

 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 

     随后,一辆汽车的车灯亮起,并写上了Where one road ends, another begins的广告语,意思是当一条路走到了尽头,还会有另一条路,这也意味着大众未来将产生的变革。

 

最后的一英里 再见了甲壳虫

 

     随着电动化的普及,也许将有越来越多我们熟悉的经典车型淡出我们的视野,并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,但是它们陪伴我们度过的每一分时光却永远不会磨灭,并成为我们永远的回忆。
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

甲壳虫
编辑:赵子腾
0
0
14
京ICP备:05067646  |  京公网安备:1101055366  |  Copyright© 2005-2016  |  www.cheping.com.cn,All Rights Reserved  车评网|驭动汽车  版权所有

×
登陆    未注册账号,请 注册

用户名/手机号

密码

 下次自动登录